2021藝術跨域策展案─ 「Æthereal逸菲蕾遨」展覽
首頁 >活動明細

2021藝術跨域策展案─ 「Æthereal逸菲蕾遨」展覽

場次資料

場次 場地
4/17-07/11/2021
日曆圖案 2021/04/17 09:00 ~ 2021/07/11 18:00
googleMap連結 203-205展覽室(203-205 Gallery) 

活動內容介紹

展名:2021藝術跨域策展案 ─「Æthereal逸菲蕾遨」展覽

藝術家:鐘正、高倩彤、蕭逸南、Kivanc TATAR
策展人:陳子澂和張瀞尹
展期:110年 4月17日 至 7月11日
地點:國立臺灣美術館203-205展覽室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科技的推進是一連串革新與發明所構成,新技術由早期採用者開始使用而將創新理念擴散出去,繼而逐漸為主流市場所接受,而成為一個新的標準。當代社會中,這種適應週期因為市場的誘因而變得越來越短,研發者也因此需要不斷推陳出新,甚至以能夠改變舊有的標準為目標。我們似乎沒有足夠的時間去評估,並對這些新科技與系統建構所帶來的後果所知甚少。生活與科技的關係只會越加緊密,與此同時,我們選擇相信這些新系統擁有優良的設計,並且有保護人類的義務,哪怕這些建築於「革新」的系統,支配著我們的生活、政治、經濟、生態等各種全面的未來。技術士不斷鼓吹新技術可以解決人類及生命的各種問題,漸漸地我們內化了各種科技,活在自己創造的科技母體之中,擺盪在因與果之間。

「逸菲蕾遨」意指包圍著地球世俗以外的空間,浩瀚而飄渺,不被人所感知但卻存在。我們生存的空間正由許多具有類似特質的系統所組成,系統泛指由個體所組成、依據規則而運作,能達成個體所無法完成的工作或是任務的群體聚集,它可以是自然或是人為的,前述的科技與建構正是其中一種,無論是樂於接受或是有所顧忌,它們自然的包圍我們的日常,視之不見、聽之不聞、搏之不得。本次展覽內的三位藝術家無獨有偶地,透過長期的藝術創作與實踐,以實體、影像與數位等為媒介實驗,用不同的手段去揭示生活中無所不在、卻牽引人類意識與發展的飄渺系統。

高倩彤的創作多聚焦身邊事物以及城市生活,並探究「狀態的影響力」。本次展覽中所揀選的作品反映出藝術家對科技與現代生活的疑問。〈昨日的世界〉中,於同一畫面中呈現不同解析度電視機的播放規格,相較於低解析度的藍色紅色影像,即將成為新日常的高解析影像則以彩色的優越效果取勝。此作品在展覽中提供一個討論背景:新產品促使圖像和影像改變,從軟硬體方面影響城市生活,也間接影響了人們的美學標準。〈每一個單位〉透過一個水泥牆空間的窗口,虛擬屋內裝潢的可能性;〈為了更廣闊的視野〉及〈適應〉等作品則是延伸思考工業與文明發展的期望與落差,對未完成狀態的凝視與想像。順應時代的美學觀念及隨科技而生的淘汰與交替,已融入、甚至是強化了我們對擬真的追求,形成將自身與環境條件同化,以求共存的適應過程。

鍾正以「空間」作為創作基礎,並擅長利用不同對抗性的媒材呈現他的比喻。展覽內的三件作品是他2020年九月於香港個展「不宜呼吸」的核心作品。〈喘〉利用抽風扇改變密室壓力而發出仿若喘氣的聲響,〈使人迷惑〉以航空機紀錄香港每日在海港之間舉行的雷射光表演,在社會動盪與瘟疫蔓延之際,這些燈光秀在慶祝什麽已不得而知,在令人窒息的時間點上,每天的表演似乎令人生厭。鍾正常以錄像作為表現素材,藉由觀察與紀錄城市現象,結合精密計算的裝置設計,將其創作概念打造成觀者能夠親身體驗或感受的結構,透過擬態的系統彰顯系統的本質,甚或其荒謬之處。

蕭逸南則善於結合新音樂與電腦程式方法,他的創作方式有如駭客一樣,在創造、挑釁與矛盾之間,從傳統系統中找出問題並揭露出來。〈完形世代第一號〉與Kivanç Tatar合作,創建由兩組在虛擬世界中相靠在一起的機械臂,透用人工智能學習在狹窄的空間共存,作品意圖將機器學習的過程呈現在人類相對可以理解的時間框架中,機器將在整展覽期間獨立摸索,經過各種嘗試與失敗,形成一套「舞步」表演,觀眾會見證到一個人工智能的誕生。〈新記譜法-為多樂手而寫〉是為「荷蘭高地雅慕斯音樂獎」(Gaudeamus Award) 的委託作品,探索在固定的紙本樂譜、西方譜號與傳統樂器以外的作曲與演出方法。首演時,邀請傳統樂器的演奏家以電玩控制器演奏在模擬世界的樂器,嘗試挑戰樂手對樂器及譜法的概念。藝術家以電腦語言來演示系統的本質,並且提出以遊戲作為手段來解拆建構,令已內化的系統有一個宣洩的互動過程並展現於人前。

「逸菲蕾遨」亦是一種型態、一個概念,寄託於非現實般的美好嚮往。科技來自於想像與人性對於未知的索求,我們所熟悉的現實是否真如當代社會所灌輸的,而未來還會往哪裡走?自始自終,我們的改變是出於自身意願還是適應系統的本能在運作?嘗試與之共存,並在控制與被控制之間的微妙界線中前行。

 

相關系列活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