〔微型展〕城都地區的草系精靈“Plantmon” in Taiwan Urban
首頁 >活動明細

〔微型展〕城都地區的草系精靈“Plantmon” in Taiwan Urban

場次資料

場次 場地

活動簡介

當打開博物館為標本們精心設計的抽屜,總會瞥見幾張最熟悉的身影--它們不起眼,卻總能以各種方式在充滿人煙的環境裡生存。歡迎,來到由臺灣城都地區草系精靈所主演的櫥窗。

活動內容介紹

當打開博物館為標本們精心設計的抽屜,總會瞥見幾張最熟悉的身影--它們不起眼,卻總能以各種方式在充滿人煙的環境裡生存。它們或許沒有杜鵑的花枝招展,也沒有百合的清麗脫俗,卻是與我們最接近的植物鄰居,有著各自的生命脈絡與故事。曾與對土地有著強烈依戀的牛筋草拔過河嗎?曾在一道再平凡不過的溝渠旁邂逅金絲草耀眼的秀髮嗎?歡迎,來到由臺灣城都地區草系精靈所主演的櫥窗。

綬草‧魅力螺旋

綬草在臺灣城都地區是草系精靈裡的當家花旦,有著數一數二的人氣。它們總會在清明時節翩然起舞,由其所譜的雙重螺旋魅惑著無數的人們,甚至包括現代演化學的開山鼻祖--查爾斯‧達爾文。但綬草最渴望的聽眾應該不是人類,而是能登附螺旋並獻上一曲授粉之舞的蜂兒們。

牛筋草‧堅忍不拔

城都地區的人們見著牛筋草,往往想除之而後快,但它們可是對土地有著強烈依戀的草系精靈,若想將其請離地面,可得做好等同於九牛二虎的體力準備喔!在執拗的脾氣下,牛筋草其實有著相當白皙的腰身。據說,它們還有個與人類關係更好的親戚,被稱作穇子,不曉得味道嚐起來如何?

金絲草‧在水一方

金絲草總是佇立於水畔,比起大江流水或河海交界,它們更傾向於在靜謐而濕潤的小空間裡生息,即便有時是位在城都角落的一道溝渠。若想見到金絲草泛耀著柔順光澤的金色秀髮,不妨揀個有陽光的日子,朝著有水的地方,探尋伊「草」芳蹤吧。

雷公根‧蔓生蚌殼

雷公根總是竭盡所能地向四面八方揮鞭‧走莖,就像一片不斷擴張的蚌殼。至於它們洋溢著霸氣的名字,有一說是隨著雷聲與其伴隨的驟雨,雷公根總能快速地生長,恰似雷公親自種下。雖明顯屬於民間傳說,卻也反映前人對生活周遭草系精靈生長習性的關注與想像,這或許是城都地區的人們遺忘已久的事物。

黃鵪菜‧富亞洲性格的小黃花

一些城都地區的草系精靈不僅開小黃花,也會結出由飛翔果實集成的絨球,使得它們常被一律喚作蒲公英,有時真是場誤會。源自歐陸的蒲公英,或許更喜歡臺灣涼冷的山區,而黃鵪菜才是臺灣城都具代表性的小黃花,它們隸屬一群極富亞洲性格的大家族,在中國有著很高的物種多樣性。

車前草‧生存之道

城都地區的人們重視草地的工整性,定期除草被認為是必須的,許多草系精靈無法與此共存。但車前草身懷絕技,扁平的身形禁得起踩踏,向上開蓋的果實裡則裝滿無數細小種子,正仰賴風吹、雨打、動物碰撞和人類活動等外界干擾來達成傳播,讓它們在城都地區一代又一代地傳承下去,從未間斷。

紫背草‧暗得發紫

紫背草恰如其名,是一種葉子背面經常發紫的草系精靈。猶記綠色是種源自古老魔法--攫取太陽能量--的副產物,加上葉子背面往往常年處在陰影之下,不禁讓人猜想紫背草葉背的色彩變化,會不會和環境中的光照度有關呢?

箭葉鳳尾蕨‧城都蕨跡

蕨類往往讓人聯想到蓊鬱而潮濕的森林,但這只是刻板印象,像箭葉鳳尾蕨經常立足於城都地區的磚縫,或由榕樹氣根圍出的空隙。為保護用於傳宗接代的「孢子囊群」,箭葉鳳尾蕨會備妥專門的葉片,以捲棉被的方式將孢子囊群保護在反捲的葉緣裡。

綬草

牛筋草

金絲草

雷公根

黃鵪菜

車前草

紫背草

箭葉鳳尾蕨